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廉政要闻

【家风故事】无言的教诲

文章来源:神农架林区纪委监委网站     时间:2019-09-24     

我纪律规矩意识的启蒙,是我的父亲… 

印象中,父亲是一个恪守制度且古板的人。师范大专毕业的他,在那个年代已是高材生,毕业后按部就班的进入学校成为一名语文老师,后来赶上转业这阵风,成为一名人民公仆直到退休。 

小学时我成绩一般又调皮,时不时会在放学后被老师留下来进行单独辅导,为此家人便会等我到7点多回家才吃饭。问到晚归原因,我总用数学老师拖堂搪塞过去。饭还未吃,伴着饿意,父亲便不无恼意说下课铃声的意义就是到点下课,在学校内打铃下课就是制度,当年他当老师的时候,无论内容再重要,下课铃一打,就直接下课。他说人有三急,孩子小不敢说,再拖堂尿裤子就不好了。我一边替数学老师不值,一边想着要是父亲是我老师就好了。 

后来愿望成真,每当寒暑假,父亲便成了我课外老师。那时寒暑作业就两本练习册,做完便算是完成了任务。记得那是初二暑假,天真的我在暑假的头一月便将作业全部完成。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父亲后,父亲也没说什么,只是笑着摸了摸我的头。当我正为暑假剩下一个月里是把游泳练好还是把足球踢好而纠结时,父亲丢给我一本《唐诗三百首》并说:“明天开始早上背一首诗,下午练一纸字,毛笔在桌上,纸明天给你。”我内心挣扎却全然不敢违抗这个制度。在父亲的严格要求下,《唐诗三百首》中所有精短的诗在一个月内被我全部背下。至此,见识了父亲的暑寒假学习制度,我的暑寒作业就变成临着开学完成了。 

上了高中,慢慢知事了,耳边常听到母亲唠叨父亲太刻板,每当母亲念叨起来,父亲也不做声,偶尔白母亲一眼后便默默将新闻频道的声音加大。 

不过说归说,其实也看的出,母亲嘴上虽说,但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的,每当母亲与她的闺中密友“阔谈”时,谈到父亲,别的阿姨总爱用“才子”、“书生”来形容父亲,母亲嘴上虽然愤愤说着算哪门子才子,完全就是呆子,但脸上却已是笑靥如花。 

临近大学毕业,那时也算懂得了母亲口中父亲的古板,同时也会怨其不争,对面临着就业难题的我,他送给我的,只有斩钉截铁的一句话:不论是外出闯荡,还是回来考公,我们都帮不了你,你要凭自己的本事为自己谋一条路。 

一路过关斩将,我如父亲所期许的那样,成为了一名国家公职人员。如今已工作四年的我,在全面从严治党常态化的工作氛围下,在从事过党建方面的工作之后,才渐渐发现父亲在我成长的过程中一直无意识的扮演着一名鲜活的从严治党“正面教材”。如今父亲虽然身体不如之前,却是每天做着自己爱做的事。不爱胡吃海喝的他,各类肥胖病离他很远。生活悠悠然,下下象棋、品品茗茶、看看电视,也算是怡然自得,简单却又深刻。反观每天本地的整点新闻总会有各类通报,通报中偶尔也会有几个父母的“小熟人”,我们这里也算是“风声鹤唳”,早些时间常在街上遇到的一些雄姿英发、油光满面的熟人也很少见了。 

而我,从自以为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懂的年纪到了现在虚心学习的状态,才明白原来父亲不是古板,他只是践行了一名领导干部的操守,用二十五载岁月来树立了我心中最好的榜样。或许我夸张了他的人格,可能他只是性格孤僻,不善言谈而又喜爱恬静;也或许我低估了他的境界,可能他就似陶渊明喜爱过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般的生活。 

父亲的恪守制度,父亲的古板,父亲的“不谙世故”,父亲的修身齐家,于当时格格不入的一幕幕,却拼凑成了一卷从严治党的胶卷,似电影般启蒙、教导于我至今。 

父亲于我,从严治党,从心开始,可见一斑。 

现如今从严治党犹如过一座坚固桥梁,走上去,一步一阶,淡看周围繁花似锦,坦然洒脱,不忘初心,向着桥那头的中国梦继续稳步前进。当然也有急功近利之徒,被周围美景所扰,孤注一掷,误入歧途,终葬身于桥下急流暗湍。 

后记: 

几年前因为中风,父亲的身板便不如从前了,由于恢复的不错,只是右脚有些不便。去年年夜饭,母亲由于太忙忘了准备父亲的筷子,我还未动,要强的父亲便已起身。望着父亲的背影,惊觉高大伟岸的父亲终究还是成为了伛偻的老者。父亲回桌后,推杯换盏间已记不清自己喝了多少。 (神农架林区税务局   谭继玮  

关闭